华为啃下这块硬骨头,打破全球移动应用两极格局


金磊 雷刚 发自 凹非寺

量子位 报道 | 公众号QbitAI

“不可能。”

从头打造GMS一样的移动应用底层生态,不可能。

这是华为去年被安卓GMS宣布“断供”后,外界99.999%的“主流”认知。

自iPhone面世、iOS推出,安卓“跟风”并凭借开源开放快速崛起以来,全球移动应用生态,有过短暂竞争,擂台上有过微软、三星,阿里等等巨头,但最后未下牌桌且形成两极垄断的——苹果和谷歌。

而App Store和Google Play,就是移动应用生态市场格局的直观体现,十年来,也不再有人相信可以改变点什么:一切已经如此成熟了,甚至近乎固化。

但是华为,以绝地求生姿态登场,凭着破釜沉舟的勇气……一年之后交出成绩单:

累计超180万开发者选择加入、服务170个国家/地区,AppGallery(华为应用市场)全球月活用户4.9亿,接入HMS Core的应用数量增至9.6万……

快速成为全球前三。

而且这种成绩,不仅是华为的自我证明,也直接打破了全球移动生态市场横亘多年的“紧箍咒”:

iOS的App Store和安卓Google Play两极霸权,并非不可打破。

到现在,华为HMS的业绩是时代机遇的召示,是开发者“水能载舟”的人心所向,也意味着打破霸权垄断,重估全球移动生态市场,是时候了。

破局者凭什么?

最有力的证明自然是业绩。

同样还是华为的东莞松山湖基地,华为在宣布加速发展HMS生态一年之后开门见山公布成绩单:

接入HMS Core应用数量达到了从4.3万增至9.6万。

API(接口)数量从885增长到了12981。

Kit(服务)数量从去年14增长到56。

全球注册开发者数量从91万增长至180万。

AppGallery全球月活用户达4.9亿,服务全球170多个国家/地区。

华为消费者业务全球生态发展部总裁汪严旻也表示,截至目前,全球TOP 3000应用中80%已上架华为应用市场,这意味着已能基本满足华为手机用户的日常所需。

此外,核心能力层、超级终端层,以及系统层,都实现了快速迭代和提升。

而一系列成绩的直接结果就是:

华为应用市场一跃而成全球前三大应用生态。

这也是安卓的Google Play和App Store霸榜多年之中,第一次有如此高速增长的其他应用生态,全球移动开发者又多了一种强有力的竞争选择。

汪严旻对此颇为感慨,他说一年前HDC(华为开发者大会)提出打造HMS,面临很大质疑。

但除了逼上梁山别无选择,华为也相信HMS生态肯定大有可为。

一方面,通过长期科研投入和积累,华为可以在技术上为开发者提供支持。

另一方面,长达20年之久的全球化经验积累、资源投入和市场推广,华为对于用户理解触达、平台资源输出和与合作伙伴商业共赢,也充满信心。

虽然之前华为并没有专门打造过移动应用生态,但20多年的全球化服务不同客户的合作伙伴的过程中,华为对于不同国家和区域的政策法规、财税差异,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生态和需求,早已了然于胸,成为HMS一年之中登顶前三的基础前提。

打破两极霸权,是时候了

众所周知,谷歌及苹果公司所形成的全球移动生态两极鼎立格局已有多年,并在十多年内,虽然遭遇过挑战,但无论是微软、三星,都未能打破移动应用生态被垄断的局面。

究其原因,可能也需要一分为二来说。

App Store方面,作为与iPhone和整个苹果iOS生态相依相存的移动生态,背后是苹果强有力的硬件产品和供应链体系,作为软硬件一体打磨产品的最佳范例,苹果把在Mac电脑上的成功,迁移到了移动市场,然后因为移动市场更大的人口红利和潜力,使得苹果再上新台阶,形成技术、商业和生态的闭环和正向循环,互为壁垒。

所以App Store的成功,是一体化的成功。

而安卓,最初谷歌收购而来,是为了用于数码相机,直到iPhone出现后大获成功,谷歌才意识到可以让安卓充当开源开放领域的“iOS”,走群众路线,充分调动全球OEM厂商和供应链的优势,触达iOS短时间内无法覆盖的地区,而且能够以更低成本、更便宜价格,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。

Google Play应运而生。

此外由于谷歌在互联网时代成功的软件技术应用经验,无论是搜索、地图、视频、邮件,还是开发者的流量分发、商业变现,都有成熟模式……

于是安卓的Google Play迅速在iOS的App Store之后崛起,并且以开源开放打封闭,用更快的速度成为最大的移动应用生态。

当然,在这两极狂飙突进之时,并非没有其他雄心勃勃玩家。

终端厂商如三星、诺基亚,操作系统巨头像微软,转型玩家有诺基亚、黑莓,摩托罗拉……都想通过打造“系统”,来打造开发者生态。

却最终均一一败退下来,退出擂台。

虽然究其原因,各有各的失误和自身局限,但如果十年之后再回顾,也有一些共性。

比如乘风起势的时机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,十年前移动互联网发轫之时,市场份额的抢占速度,成为开发者看好和押注的关键要素。

但诺基亚三星也好、黑莓也好,大象难转身,过去的成果成为了新时代难调头的包袱,很快被安卓快速迭代击垮,最终先后认输进入安卓阵营。

另外像微软,在初期低估了软硬件一体化的重要性,特别是在wintel时代制霸天下的重要经验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却被安卓+Arm率先继承,后来微软再努力,如壕购诺基亚,也无济于事,只能眼睁睁看谷歌登顶称霸。

其次开发者人心。苹果和Google,从一开始就看到开发者和繁荣的应用生态市场,会如雪球滚动一般,越往后越壮大。

于是靡不有初,苹果和Google纷纷拿出最好姿态召唤开发者,提供最快捷的响应和支持、便利的准入和扶持,以及最重要的分成和共赢机制。

毕竟对于苹果和谷歌而言,移动生态都是全新的机遇和业务,抓住就能让公司更上一层楼,但老牌OEM巨头和PC时代王者,紧迫性和动力,显然不如苹果和谷歌有战斗力。

所以iOS的App Store和安卓的Google Play上位,实际也是再次印证互联网世界的铁律:

得开发者得天下。

而大道至简、万佛归宗,中国有句历史更为悠久的名言:

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。

民心向背决定成王败寇,一以贯之。

然而时移世易,对照如今的iOS的 App Store和安卓的Google Play,随着市场竞争减弱、格局稳定,早已从当初的屠龙少年长成了更庞大的“恶龙”。

最典型的像苹果税,所有开发者,无论大小,都要抽成30%,而且无法绕过,微信也好、《堡垒之夜》母公司也罢,不分体量和对用户的重要性,都没有议价的能力。

而在华为遭受特朗普政府莫须有打压中,安卓还成为率先响应的那一个,令全球开发者大跌眼镜——毕竟华为之于安卓,也是最重要、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开发者。

外界大概能理解谷歌出于政策和合规经营的考量,但依然被这种突如其来震惊,在习惯两极格局多年后,这次“断供”让人们开始意识到:

产业确实不能只有“唯一”选择。

或许,也是这种大时代下潜移默化的情绪,在华为HMS一年建设中,迅速转换为了成绩单。

双寡头格局下的民心向背

实际上,华为HMS的出现,也可以视为历史的选择:

双寡头机制下,天下开发者苦其久矣。行业呼唤新竞争力量,能够带来激活的力量。

从这次全球开发者用脚投票加入HMS生态建设中,也能窥见这种打破双寡头垄断的渴望。

我们可以归结出三方面“民心”:

第一,诚意。在安卓Google Play和App Store两极格局中,称王称霸的双方,已经很难把每一个开发者都奉为上客。

汪严旻接受采访时曾提出:

这种双寡头的垄断机制对整个产业各个环节,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,首先开发者还要忍受苹果和谷歌在IAP应用内拿走购买收入的30%,做广告还要抽取广告的佣金,苹果发布一个政策,永远都是他说了算,他永远是规则的制定者,中国的开发者永远不可能跟他去进行平等的沟通和对话,我们过去发现大量这样的案例。

所以华为打造HMS和HarmonyOS。也是认为是时候需要一个挑战者来去建立一种新的生态,能够更加公平,更加开放,让消费者更加信赖,更加安全。

并且,华为也很快让开发者看到了不一样。比如TomTom作为全球知名的互联网厂商,在预算有限的前提下,在以广告为主的生态中,用户发展缓慢,而在HMS中,华为基于对TomTom的充分理解,为其制定专属低成本首发推广方案,使其短期内实现了快速增长。

第二,底气和创新力。底气来自终端市场占有率,而创新则是与合作伙伴一起穿越技术周期。

打破寡头,并非口头号召就可以实现,打铁还靠本身硬。而华为之所以有潜力,也受益于终端的市场占有率。

比如在俄罗斯,华为终端市场占有率长期居前,而华为也愿意以平等姿态服务开发者,与之实现更大共赢。

这次案例中,俄罗斯第一大银行Sberbank的Online App,拥有超过6,700万月活跃用户,在俄罗斯金融类App中下载量排行第一。在HMS生态中,Sberbank与华为合作,在Online APP集成HMS的NFC能力,实现非接触式支付创新体验。在2019年10月上架AppGallery的10天内,发展320万用户,帮助5%的Online用户体验到非接触式支付。

最后,先进技术和服务开放。打造开放生态,还需要持续输出最前沿技术和服务的能力,让开发者获得赋能,一起开疆拓土,而不是最先进技术自家用,而留给开发者普通版。

当然,审视华为这一年的HMS生态成绩,还站在了当前开发者之痛上:

全球中小开发者的“出海+进中国”需求。

一方面,中国优秀开发者和企业有顺利出海的诉求,把优秀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成果和经验,让全世界更多国家和地区也被惠及。

△出海联盟成立现场

另一方面,海外开发者和应用,也希望可以来到市场红利和规模巨大的中国。

而目前无论是Google Play还是App Store,对于满足进中国+出海的动力,不算强烈。

一方面它们基本不懂中国国情和用户,很难帮海外开发者入华。另一方面也没有动力主动帮助中国企业出海,甚至不断有中国开发者,遭遇不公正、不给解释的毁灭性下架待遇,更别说进一步双向扶持了。

所以这种需求之下,华为的出现更像是市场竞争的产物和物竞天择的法则。

华为自述,自身优势在于,无论出海还是进中国,华为都可以在获客、产品本地化、政策合规方面帮到开发者,毕竟过去20多年,华为就是这样自己一步步趟出来的,也成功穿越了多次技术周期。

而且此时此势,华为的路线、承诺和表态,也没有理由不让开发者相信——对于华为而言,HMS生态身上肩负的使命,起于自家安身立命,但初战告捷之后,也让更多开发者燃起希望。

这也能解释,为何作为一个新生态, HMS生态可以一炮打响。

当然,上述的原因,更多还是从开发者的角度,如果从技术发展趋势,以及现在正在面临的机遇,或许就能更直接理解这个更深层次的问题。

Why HUAWEI?Why Now?

为什么是华为?

首先,华为有最强烈的变革驱动力。

不是大象转身、不是探索谋变,而是破釜沉舟、背水一战,悬崖边缘求生。

正是这种驱动力,让华为可以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,开放一切可以开放的能力,把一切交给开发者换来涅槃重生。

所以一年前HMS项目在华为内部集结,也被称作「松湖会战」,全公司3000多顶尖工程师参与其中,成为了华为史上规格最高、参与人数最多的内部资源合作项目。

华为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的态度甚至明确到什么程度?尝试打造新的编程语言,一来防止更底层的断供,二来展示做好做强开发者生态的决心。

第二,华为有基础和底气。

基础来自技术和研发实力,打造一个移动操作系统往往被认为很困难,但其实更难的是背后支撑的开发者生态。

华为创办33年,穿越数次技术周期,积累的经验和人才,已经开始展现出基础技术领跑者的势能,比如在5G等时代基础技术上,成为了全球领跑者,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。

另外,作为当前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,华为的终端覆盖,不仅在中国,也在全世界,庞大的终端体量背后,就是规模和潜力难以想象的用户基础。

即便完全处于服务用户的心态,广大开发者也愿意在iOS和安卓之外试一试,更何况对于开发者而言,市场竞争才能治疗双寡头迷失的初心。

第三,华为是移动生态的新基建领头羊。

没错,5G的全球领跑者地位,让开发者有了更多投身HMS的理由。

iOS和安卓崛起称霸,与3G、4G等基础设施的结合密不可分。

但现在,5G,华为就是技术到落地速度都最快的那一个。

如果单从商业谈商业,在押注5G的开发者那里,进一步与华为和HMS绑定,都有可能成为新基础设施的第一批红利获得者。

那么,又为什么是现在?

因为现在正处在云计算、AI和5G等新基础技术交融交汇爆发的科技周期。

在这个周期趋势中,万物互联、AIoT的态势正在越来越明显,移动生态不再也不能局限于智能手机,还包括海量的IoT设备。

从这个角度而言,一个新的时代已经拉开了序幕,宛如08、09年移动互联网初见头角,现在AIoT也面临新生态的时代机遇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,HMS还是华为更宏大的鸿蒙OS的一部分,是华为整个万物互联底层的一环。

有意思的是,曾经已小快灵击败大象们的GMS和安卓,现在反而更像转身缓慢难调头的大象,已经累积的工程和体量,决定了很难再在此基础上专门打造一个面向新时代的底层。

实际上,Google和苹果也都看到了趋势,也都想做自己的IoT解决方案,但对于他们来说,包袱太大。Google 有着非常海量的安卓,做一个功能时就会顾及能不能使用到过去的资源。

苹果也是如此,有 iOS、macOS,就搞出了一堆 Kit 来,比如 HomeKit、ARKit。

而华为,遭受打压,没有选择和退路,被迫另起炉灶之中,也正好有机会积利除弊、一切推倒重来,打造适合当前时代趋势的底层系统。

另外,也别小看了这个产业的前景。

之前就有人以苹果为例分析过,苹果不算自己的收入,在2019年的产值是5300亿美金,这之中有大概3800亿是来自于物理服务,就是 made for iOS(MFi)的硬件生态。

华为聪明的是,不光看到了这个前景,也还制定了相对应的发展策略——不寻求正面交锋。

这个系统,不是对安卓的直接替代,而是找到了一个刚需痛点来边缘切入。

比如此次现身HDC现场的合作方——家电厂商代表很多。而华为鸿蒙能提供的优势,是提供一套无差别的WiFi内核和模组。

这就带动了很多大的家电厂商积极拥抱鸿蒙,实现各种家电硬件的智能化,而且连接的设备越多,会带来更多的数据,更多的数据连接、场景连接,进而激发更多的应用。

另一层面,在未来边缘硬件创新、纯App软件的战场接近消停,软硬结合就会进入一个融合期和爆发期,带动更多开发者涌入。

更何况,对于开发者来说,既然苦iOS和安卓久矣,又已有再明确不过的机会,现在加入HMS试一试,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历史证明,无论哪个时期、无论哪个市场,只有竞争存在,开发者才会始终被捧在手心。

所以这个角度看,这才是华为HMS被“历史钦定”的关键:

这是最坏的时候,也是最好的时候,这是背水一战的时刻,也是天时地利人和兼备的时刻。

(原标题:华为啃下这块硬骨头,打破全球移动应用两极格局)

(责任编辑:王凤枝_NT2541)

dbvf.cn

buwj.cn

cvbz.cn

bvob.cn

cgue.cn

d3s5.cn

cujb.cn

bkiq.cn

bvfn.cn

cvmr.cn

cyvi.cn

bkru.cn

cjqu.cn

cukr.cn

bvmd.cn

c2x6.cn

cmiz.cn

c3i9.cn

d6h9.cn

bvyb.cn

cvnl.cn

ckuk.cn

c8y6.cn

cvax.cn

cwuk.cn

davg.cn

a7w5.cn

dbve.cn

dcvu.cn

cyxu.cn

cxmv.cn

a6t1.cn

byug.cn

buqz.cn

c5i7.cn

cyov.cn

bumk.cn

bvtk.cn

cvxm.cn

d5y1.cn

daud.cn

cvzw.cn

bqoj.cn

bqvp.cn

a8b2.cn

cveu.cn

bxtu.cn

ckiw.cn

cveb.cn

busg.cn

beob.cn

bpgi.cn

c9v2.cn

bpih.cn

brei.cn

d5c3.cn

czoi.cn

cvkf.cn

b1o7.cn

c9a3.cn

a1z6.cn

ckve.cn

d1l8.cn

azye.cn

cxpi.cn

a7j2.cn

bvah.cn

curx.cn

d5h1.cn

a7k2.cn

d1e1.cn

cziu.cn

bvwl.cn

a7q9.cn

b7i6.cn

bxvn.cn

d3w5.cn

bsxi.cn

c2q5.cn

dbvw.cn